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晏殊的老实(图)

  和辛弃疾一样,李清照也是山东人,都是我最喜欢的诗人。到了南宋,两位地道的北方人仓皇北顾,一起逃到了江南做义民,中年老年都在南方度过,说他们是南方人也不为过。这次去金华,导游小姐为大家背诵李清照留在当地的两首诗词,我恰巧过去也背过,觉得十分亲切。组织这次活动的《华东旅游报》要我们写几句话,不知道陈村兄如何措辞,反正我因为想到李清照,便随手写了如下意思:“到金华就会想到李清照,就会想到她留在这的一首词和一首诗,词十分婉约和悲苦,诗非常豪放和激昂。景色依旧,物是人非,今天的金华显然要比过去更美好,‘江山留与后人愁’,美景如此,何愁之有。”写完了意犹未尽,觉得有必要补充几句。先说那首词,“风住香尘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,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,只恐双溪舴艋船,载不动许多愁”。这首词集婉约之大成,一个载不动许多愁,变虚为实,悲苦之情跃然纸上。

  再说那诗,“千古风流八咏楼,江山留与后人愁,南国水通三千里,气压江城十四州”。同样是写金华,同样是写大好河山,诗和词气息完全不一样。李清照显然更传统,在她看来,词乃诗余,诗和词各有所宗,形式不一样,反映的内容也不应该一样。词有词的写法,诗有诗的规矩,标准不同,二者不能合而为一。境界上看,无论词还是诗,都属于第一流。《儒林外史》中的书呆子发议论,认为八股文做好了,玩什么都行,要诗就诗要赋就赋,一鞭一道痕,一掴一掌血,否则就是野狐禅。这观点当然迂腐,也不无道理。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,好的写作者总是要遵循游戏规则,这就好比写古诗必须押韵,要讲究平仄。要想突破,首先要知道怎么才能突破,要知道分界线在什么地方,否则便是没头苍蝇。李清照是位心高气傲的女诗人,就写作而论,实在是有些真本事。学诗漫有惊人句,评论家常推崇她后期的作品,理由是生活历练,她的晚年十分不幸,所谓不平则鸣,愤怒出诗人,不过显然只说对了一半。写作有时候就是会写不会写,就是你能不能写好,考察李清照前期的诗词,我们不难发现,她的优秀同样不容置疑,真正的写作高手,体物之工抒词之雅,丝丝入扣针针见血。造化弄人,是生活决定了我们的写作,可惜不能写或者不会写,终究还是白搭和落空。说白了,李清照在哪都能写出不朽篇章,碰巧她来过金华,这就是此地的幸运了。

  近来读到一些晏殊的轶事。晏殊14岁时,就受到张文节的推荐,随着一批进士进行殿试。他一看试题,是自己刚刚做过的,就说明了原因,请求换成别的题目。他的诚实得到了真宗皇帝的赏识,破格赐其同进士出身。后来负责为皇帝起草文件,时值太平盛世,真宗皇帝政策宽松,允许秘书们到娱乐场所“放松放松”。大多数人都乐此不疲,在歌楼酒馆流连忘返。唯独晏殊因生活拮据,心有余而钱不足,只得呆在家里,整天与兄弟关门读书。皇帝认为他谨厚,让他入东宫辅佐太子。他又大冒傻气,说自己并非不想去娱乐,之所以没有去,是因为没有钱。要是有钱,自己也一定会去的。真宗皇帝对他的傻气大加赞赏,晏殊的仕途因而一帆风顺,到了仁宗朝,竟做到了宰相。

  粗读过文学史,略知晏殊的生平,也读过他的一些词作,总的来说,不大喜欢,太华丽了,让人不易于亲近。他一生历居显宦,在政治上却没有多大建树,是一个典型的太平官,远不及同朝的范仲淹、欧阳修、苏轼、王安石诸公有棱角,有品位。读了上面两则轶事,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,这个人本质还是好的。政治上无所作为,是他的本领不济,不是他的过错,应该怪当政者的用人失当。这样的人做了官,固然称不上大忠大贤,但也决不会沦为大奸大恶。诚实是为人处世的根本。

  德以诚为先,一个人连说实话都做不到,很难相信他会做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官。当然,要让官们都说实话,还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。晏殊敢说实话没有吃亏,在于他遇到了一位爱听实话,提倡说实话的皇帝。

相关阅读